@WebsterGTarpley

Archives

基地组织——美国中情局在利比亚和也门引发暴乱的走卒

« Zhongwén Index

作者:韦伯斯特-塔普利 博士 ( Dr Webster G. Tarpley ) (赵帅 译)

华盛顿特区, 2011年4月3日。

在连续两周的帝国主义攻打后,利比亚仍被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内战、北约空袭、巡航导弹、捕食者无人飞机和C-130炮舰无情的摧残着。美国、英国、法国、以及荷兰军官已接管了叛军领导权,并正以现代化武器武装他们,这明目张胆的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中指定的武器禁运令。乍得国(Chad)总统报告说,基地组织凭借自身实力正盗取重型武器。那歌唱明天的昏庸美英“颜色革命主义 (color revolution)”修辞已经渐渐消解,是时候揭露这个丑恶的事实:这是一轮残酷的帝国主义压迫,为的是摧毁当代民族国家本身。

据伦敦每日电讯报3月26日讯,达纳(Darna也写成Derna 或者 Darnah), 一座位于叛军中心地带,在班加西(Benghazi)和托布鲁克(Tobruk)之间的主要城市,此城被艾尔-哈斯迪(Al-Hasidi)占领,他是一个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头目,奥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密友,曾在阿富汗的霍斯特(Khost)恐怖分子训练营一起受训。 哈斯迪吹嘘曾派出过25个战士对抗美国和北约在阿富汗的部队; 有人想知道他们成功杀了多少。被巴基斯坦俘虏以后,哈斯迪成了美国战俘,却告诉4月2日的华尔街日报说,他现在只憎恨美国“低于50%“,这暗示了美国人可以用提供武器、金钱、政治权利、和外交支持的手段来安抚基地组织,弥补他们自己。在城市统治者中和他一条战线的是 索菲安 本 库姆 (Sufian Bin Kumu), 奥萨玛 本 拉登的司机,又一个在关塔那摩湾监狱(Guantánamo Bay)囚禁了6年的恐怖分子。 另外,在达纳市神父中有一人叫 艾尔-巴然尼 (Al-Barrani), 是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的忠实成员,该组织在2007与基地组织合并。

这窝狂热分子、精神病人、和罪犯被收费服务的中情局传媒吹捧成了利比亚未来民主政治的统治精英。而事实上,本加西叛军政府中挤满了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他们只会使该国坠入部族主义、军阀统治、和犯罪集团的混乱局面,这将终结该地区自有文明。 准确地说这种结局正是美国政策的目的,而却不仅仅针对利比亚。

达纳,利比亚西北部:世界恐怖分子招募之都

这些人也不是独一无二的。 2007年12月美国军事学院西点军校研究显示,利比亚(人口700万)造就了20%的基地组织战士穿越当时叙利亚边境进入伊拉克。正是达纳这个城市(约60,000人)成为了世界最大的独一无二的恐怖分子招募中心,超越了沙特(人口450万)的利雅得(Riyadh);另外叛军首都班加西也被排列在前四名。按人口比例计算利比亚派到伊拉克的恐怖分子数目比沙特多两倍,并且85%的利比亚恐怖分子表示他们的强项是自杀炸弹手。

伦敦《经济学人》、‘英国广播公司新闻之夜’和越来越多的亲奥巴马战争贩子、伪学者正试图掩盖这些直白的事实。他们争辩说这些人现在是成熟的、多元化的、民主的恐怖分子。美国中央情报局‘有限外漏行动’也就是众所周知的 ‘维基泄漏网’(Wikileaks)有企图地外漏了篡改过的机密线索,故意散布谣言说确实是美国支持下的卡扎菲(Gaddafi)迫使这些狂热分子陷入了绝望和恐怖主义境地( 中情局的部分解释也是如此)。在四月一日星期五祈祷日,利用媒体在场的机会,班加西叛军举着标语否认叛乱是由基地组织运作的。如果是真的这样,那就让他们驱逐达纳恐怖‘三驾马车’,然后再公布其余十几个叛军政府内部被怀疑是基地组织恐怖分子的匿名成员姓名。

希拉里-克林顿 (Hillary Clinton)也承认她并没有“100%地深入了解”叛军,美国上将兼北约指挥官斯带里德斯(Stavridis)告诉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说,他只看到“一闪而过的”基地组织。事实上,基地组织的中心角色不是闪动地微光,而是正午笼罩着地中海的太阳。

利比亚的四大瘟疫

利比亚暴乱由四方面造成。第一是英国,又包括了英国君主和在班加西-达纳-托布鲁克地域有种族偏见的哈拉比(Harabi)和奥贝达(Obeidat) 部落,这些人的传统文化教条就是蒙昧主义观的赛努斯(Senussi)秩序。在抗拒意大利殖民主者期间,这些部落与英国结盟,并被当时在座的伊德里斯国王 一世封赏为赛努斯秩序区的首领。这些人被卡扎菲于1968年推翻。被剥夺了君主统治阶级角色之后,这些部族仇恨那些在利比亚西南部居住的黑色或深色皮肤人种,也就是倾向于卡扎菲的费赞(Fezzan)部落;这造成了对诸多前往利比亚谋生的乍得、马里、苏丹黑人的私刑和屠杀,西方媒体对此视而不见漠不关心。一个叫依娜-奥贝迪 (Enan Obeidi)的女人声称她被卡扎菲的军队强奸,她其实是来自班加西的奥贝达部落的,这样一来对她的故事应当提出质疑。对于媒体来说,她的故事就好像1990年科威特‘育婴箱’骗局的新版本,为的是要掀起针对卡扎菲战争的狂潮。

另两方面成分来自中央情报局。其一是基地组织本身,在阿富汗1981-82年期间针对前苏联,中央情报局由当时的副主任罗伯特-盖茨 (Robert Gates,现在的国防部长)打造了中情局自己的阿拉伯军团。中央情报局的另一个要素是利比亚国家拯救阵线,总部首先设在苏丹后牵制弗吉尼亚州北部,该组织表面上说派遣哈利法-海福特(Khalifa Hifter, 中情局的囊中物)领导叛军,也很有可能是为了掩盖基地组织类型人物的存在。

贡献第四个瘟疫的是法国,《马格里布机密》(Maghreb Confidential)报道了, 在去年秋天法国布置了卡扎菲身边一位首要官员,努里-麦斯马瑞(Nouri Mesmari)的叛逃。一伙在麦斯马瑞周围的将领在利比亚东北部合伙煽动了反对卡扎菲的军事哗变。

然而,利比亚绝不是一个。在也门,基地组织行动是中情局试图煽动政变打到总统萨利赫(Saleh)的闹剧,美国促销这些“闹剧”目的是把也门分裂成两个或者更多个懦弱小国。这里的基地组织领导人是艾尔-时何里(Al- Shihri),一个沙特人,此人同另外几个关塔那摩湾的囚犯一起被释放,并被布什政府送到也门,名义上说是一种人道主义姿态,但事实上是埋伏引发内乱的带头人。在也门,还按有在美国出生的安瓦-奥拉基(Anwar Awlaki),在行道上他被称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走狗‘奥拉’,一个明显的美国双重间谍,专给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发放‘上岗许可’,审批过几十人,包括迪克斯堡六号、胡德堡的少校哈桑、以及尼日利亚共管会(Mutallab)在2009年圣诞节出名的‘内裤爆破手’。

在叙利亚,中央情报局的目标是:削减伊朗的一个盟友,孤立真主党,从塔尔图斯(Tartus)驱逐俄罗斯海军基地,并打造穆斯林兄弟会的权威——当前推动暴乱的主要力量。

要求美国国务院解释为什么美国正在武装基地组织恐怖分子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Erdogan)已正确地警告要反对北约武装利比亚叛军的政策,因为这将“有利于恐怖主义”。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Lavrov) 还谴责了北约的任何武装叛乱分子行为。教皇本笃十六世的停火呼吁也带有此意。俄罗斯,土耳其,中国和其他各国政府现在必须正式要求美国国务院做出解释,说清楚为什么美国正向国际上最危险的恐怖分子提供现代化武器和军事训练,并同时计划把已冻结的32亿美元利比亚政府资产和未来利比亚石油收入的份额奖赏给这些恐怖分子。造成地中海、阿拉伯和南欧地区多年的战乱逃亡、强盗横行、民不聊生的局面就已经足够了。

在布什和切尼时期,高喊基地组织的存在被用作轰炸和侵略的借口。在奥巴马当权后,一个捉襟见肘、垂死挣扎的英美帝国正利用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作为自己的非常规步兵,竭尽全力地骚扰和削弱世界上的民族国家,造成它们分裂后坠入部落,教派,暴民和军阀混战的混乱局面。在目前阶段,基地组织已恢复了其作为中情局游击队的原始状态。因此,地球上大部分地区的文明本身都会受到威胁。如果你持怀疑态度,那就查阅一下利比亚的达纳市政府。

Be Sociable, Share!